平安证券IPO保荐奇观:造假多 变脸多 获利更多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平安证券一方面表示对胜景山河、万福生科等企业的造假“不知情”;一方面却大肆分享巨额承销收入。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赵笛 每经记者 赵笛 乘着IPO大扩容的东风,平安证券在投行

平安证券一方面表示对胜景山河、万福生科等企业的造假“不知情”;一方面却大肆分享巨额承销收入。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赵笛

每经记者 赵笛

乘着IPO大扩容的东风,平安证券在投行业务上大踏步前进,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被平安证券保荐的项目却呈现出另一番情景。

从胜景山河到万福生科,平安证券保荐的IPO项目造假严重;

从爱施德到宇顺电子,平安证券保荐的IPO项目业绩变脸严重;

从4642.63亿元的上市总市值到如今3279.1亿元的总市值,3年来其保荐的股票市值缩水1363.5亿元,缩水比例达到30%。

这就是平安证券,一方面表示对胜景山河、万福生科等企业的造假不知情;一方面却大肆分享近年来巨额的承销收入。

平安证券的IPO保荐业务,涉及严重造假的项目最多,上市当年业绩变脸的也多达30%;另一方面,因保荐项目数量最多,获得的溢价高,超募资金多,所以平安证券获得了巨额承销费收入,2009年IPO重启以来大赚45亿元,远超行业一哥中信证券(33亿元)。

胜景山河万福生科 平安证券屡犯事/

为什么总是平安证券?当万福生科的恶劣造假事实大白于世后,有投行人士感叹道。

继桂林三金于2009年7月10日上市后,A股结束了大熊市的IPO暂停期,在拓宽融资渠道的背景下,A股市场迎来了IPO大扩容时期。

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09年7月10日以来,A股共有885只股票IPO上市,这其中,由平安证券保荐承销或联合承销的企业有99家,占比11.1%,在77家保荐机构中拔得头筹。

然而,保荐的项目多,不代表保荐的质量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平安证券保荐的项目屡屡出现和造假上市沾边的丑闻。

除了万福生科,最有名的IPO造假上市事件当属2010年底的胜景山河。当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历时半月调查出胜景山河涉嫌虚增营业收入等造假上市情况,最终,胜景山河在挂牌上市前夜被临时取消。证监会随后的调查证明,胜景山河确实存在严重问题,遂否决其上市。

在胜景山河事件后,其保荐机构平安证券和保荐代表人均遭到处罚,保荐代表人遭到了最严厉的吊销保荐资格证的处罚,平安证券也因此被降级。

在胜景山河事件之后,平安证券保荐的项目依旧屡屡犯事。

2011年初,证监会又对平安证券未经许可擅自修改爱尔眼科招股书予以了处罚。

2011年3月,《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平安证券保荐的群兴玩具被曝出产品多次检验不合格,但招股书对此只字不提。

2011年中期,平安证券保荐的贝因美因高新技术企业资质造假而被处以罚款。

2012年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报道荣科科技 《三大资质涉嫌造假》、《程序员月薪不足千元》,招股书存在一系列严重问题。

2012年中期,证监会立案调查巴安水务招股书涉嫌隐瞒重要信息,平安证券就是其保荐人。

最近,万福生科的造假已被监管部门定性。日前,《每日经济新闻》刊发《四大硬伤昭昭 平安证券恐难辞其咎》一文,直指平安证券在万福生科系列造假事件中有重大失误。

针对上述现象,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平安证券发去了采访提纲,平安证券相关人士表示将组织人员予以解答。但截至记者发稿,平安证券尚未对采访提纲予以回复。

业务疯狂扩张 人员良莠不齐/

乘着IPO大扩容的东风,2009年中期以来,平安证券在IPO领域进行了大跃进式的扩张。在最高峰时,平安证券保荐团队的人数一度达到350人,保荐代表人达到85人。每年的申报和发行家数从几家激增至2010的51家、2011年的42家,连续两年居行业第一,同时人均产能指标也攀升到行业最高水平。

然而,在大肆扩张的背后,其保荐人员也出现了良莠不齐的情况。

仅以万福生科的保荐团队为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平安证券指派的两名保荐代表人、一名项目协办人、四名项目组其他成员存在资历浅、无证上岗、专业不对口的情况。

比如,根据证监会保荐信用系统显示,保荐代表人吴文浩最早的两份工作经历分别为软件工程师、软件开发经理。即使在从事保荐业务后,此人也是频繁跳槽。2004年12月~2008年5月间,该人先后供职于4家券商的投行部,几乎是一年跳槽一次。

另一位保荐代表人何涛,资料显示其供职部门竟然是平安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项目组成员王为丰到平安证券投行部之前是在第一创业证券固定收益部任职。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能在保荐信用系统中找到项目协办人汤德智。据证券从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汤德智的证券从业资格证取得日期是2010年8月19日,距离万福生科招股书披露日2011年7月15日不到1年时间。

项目组成员何来维、周琳取得证券从业资格证的日期分别是2011年6月11日、2011年1月24日。这意味着,在万福生科的保荐项目中,此两人可能还是无证上岗。

有投行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保荐人虽然对学历没有硬性要求,但具有机械、财会、法律方面的学历,往往更适合从事保荐工作,因为在资产评估、财务数据的审计、法律条款的认定上,这些专业往往具有优势。一个最初是做软件的,一个是做固定收益的,让这两个人保荐一家农业企业,其专业受限是很明显的,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但是,专业与保荐的企业不对口,并不影响平安证券四年来在保荐业务中赚得盆满钵满。

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09年7月10日以来,平安证券通过98家IPO项目获得的独立承销费用合计43亿元,再加上与中信证券共同保荐的方正证券近亿元的承销收入,4年来,平安证券在IPO业务方面赚了约45亿元。而国信证券赚了38亿元,券商一哥中信只赚了33亿元。

上市当年露原形 三成项目业绩变脸/

尽管赚得数十亿元的巨额保荐费用,平安证券保荐的企业却频频遭遇业绩变脸。

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将平安证券2009年以来保荐上市的99家公司的净利润增长率做了一个统计发现,上市当年业绩变脸的有30家,占比30.3%。上市后业绩年年下滑的企业多达11家。

2009年,平安证券保荐的宇顺电子净利润增长率下滑3.21%,此后每况愈下。2010年~2011年,该公司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下降了19.19%、26.71%;2012年,宇顺电子已经公告亏损逾亿元。

2009年,平安证券保荐的部分公司业绩增速放缓。比如,创业板公司中科电气净利润同比增长仅有16.62%,而在金融危机的2008年,其净利润增幅还高达88.6%。

2010年,随着平安证券保荐的IPO企业大量上市,业绩变脸的情况也大幅增加。《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显示,共有11家2010年上市的企业业绩变脸。这其中,朗科科技业绩下滑49.07%;恒信移动业绩下滑44.49%,而前一年该公司还保持53%的高增长率。此外,业绩下滑超过20%的企业还有安诺其、多氟多、北京科锐。

在2010年,平安证券保荐的不少企业还出现业绩增速大幅放缓。比如大金重工,2009年业绩增幅高达56.41%,2010年上市后却只增长了3.4%;禾欣股份2009年净利润增长75.13%,2010年上市后竟只增长了5.81%。

2011年,平安证券当年保荐上市的企业中,有12家业绩变脸。辉隆股份业绩下滑28.3%;方直科技在2010年净利润增长47.85%的情况下,2011年业绩下滑了29.53%。2011年净利润同比降幅超过20%的企业还有春兴精工、巴安水务、玉龙股份。

同样,2011年平安证券保荐的企业中,业绩增速大幅放缓的也不少。比如通达动力2010年业绩增长50.98%,2011年上市后仅增长1.72%。宝莱特2010年业绩增长61.68%,2011年上市后却只增长了2.37%。

在已披露2012年年报的上市公司中,平安证券保荐的当年上市的企业远方光电(下降25%)和麦捷科技(下降16.2%)业绩变脸。此外,苏大维格预告利润下滑18.57%,同有科技预告业绩下滑27.83%,中泰桥梁预告业绩下滑42.53%。仅以此计算,2012年平安证券保荐上市的企业中,已经有5家企业业绩变脸。

值得注意的是,加上宇顺电子,包括国联水产、智云股份、春兴精工、玉龙股份、群兴玩具、方直科技、安利股份、辉隆股份、禾欣股份、瑞丰高材在内的共11家平安证券保荐的企业,在上市后业绩持续下滑。

IPO后市值大缩水 投资者损失惨重/

众多IPO项目在上市前被曝出有问题,大批保荐的企业在上市后业绩迅速变脸,平安证券保荐的项目,自然难以给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

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显示,平安证券四年来保荐的98个项目(不算联合保荐的方正证券)上市首日的合计市值为4642.63亿元。而截至2013年4月11日,这些企业目前的总市值为3279.1亿元。也就是说,平安证券保荐的这些项目上市以来市值平均蒸发了1363.5亿元,约3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平安证券保荐的项目中,越是那些业绩大幅变脸的公司,其市值蒸发地越多,对投资者的冲击越大。

比如上市后业绩就持续变脸的国联水产。2010年7月8日,国联水产上市首日的市值为45.728亿元,2013年4月11日,国联水产的市值只剩下18.1632亿元,市值蒸发超过60%。

爱施德在上市当年业绩还保持增长,但2011年、2012年业绩大幅下滑39.81%、172.31%,最终录得亏损近2.6亿元。数据显示,上市首日该公司市值高达216.56亿元,如今却只剩下68.44亿元,市值损失高达68.4%。

实际上,在平安证券保荐的项目中,上市以来市值损失超过60%的企业很多。世纪鼎利2011年、2012年净利润下滑53.33%和85.6%,其市值从上市首日的62亿元,减少至目前的20亿元,蒸发了67.6%;大金重工上市首日市值57.12亿元,如今只有19.13亿元,损失了66.7%。瑞凌股份、朗科科技等也存在类似情形。

收益处罚不对等 劣迹背后是利益驱动/

一面是高额的承销保荐收入,一面是保荐的企业造假上市;一面是保荐机构赚得盆满体钵,一面是保荐项目业绩变脸、市值大幅缩水、股民苦不堪言。如何提高IPO造假的违法成本,让保荐收益与处罚风险对等,这是摆在中国证券市场面前的一大核心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证监会保荐信用监管数据显示,当前保荐代表人受到的最严厉的处罚便是撤销其保荐资格,比如胜景山河的保荐代表人林辉、周凌云;对保荐机构给予的最严厉处罚就是3个月不受理保荐机构的推荐。

2006年,因保荐人财富证券的失误,南岭民爆暂停发行。对此,证监会给予财富证券3个月不受理保荐机构的推荐的监管措施。这是证监会至今为止唯一的一次暂停措施。

目前,证监会对保荐机构处以最多的是出具警示函,包括平安证券、光大证券、国信证券、中信证券、太平洋证券、国泰君安证券、爱建证券、广发证券在内的券商都受到过此等监管措施。当年胜景山河造假事件中,平安证券受到的处罚也仅限于此。

没有吊销保荐牌照,没有巨额罚款,甚至连较长时间的暂停审核都没有,这就是当前A股市场保荐制度的缺失。

财经评论员叶檀认为:当前对上市公司造假的处罚力度,与其说是制止造假,不如说是鼓励纵容。

与A股市场截然不同的是,类似万福生科这种IPO赤裸裸的保荐造假,在香港市场则处罚极其严格。

2012年4月中旬,香港证监会对保荐人兆丰资本处罚4200万港元,并撤销其就机构融资提供意见的牌照。

资料显示,兆丰资本遭重罚的原因在于其2009年保荐的洪良集团上市仅三个月零6天便因疑似账目问题被香港证监会勒令无限期停牌,直至法院另行颁令为止,这是港股市场最严重的新股事故。随后,香港高等法院强制冻结洪良IPO时向公众集资所得的净收款近10亿元,并介入调查。

最终,香港高等法院经调查发现,洪良在2009年12月14日发布的首次公开招股章程中,披露重大的虚假或误导性的资料,保荐人兆丰资本遭到严厉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底,香港证监会建议让IPO保荐人对其帮助上市的企业所陈述的虚假信息承担刑事责任,就责任而言则取决于相关保荐人是否明知或罔顾后果地批准发出载有失实陈述(包括遗漏)的招股章程,而那些失实陈述从投资者角度来看具重大负面影响。

上述新规无疑将使香港的IPO流程向更加规范的市场看齐,将使其成为IPO最严格的市场之一。那么,A股市场能否效仿港股,祭出权利的大棒,对保荐造假企业上市的保荐机构予以最严厉的处罚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4-06 13:07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