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签署7000亿美元国防法案 限制外国投资法捆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特朗普签署了一份美国国防法案,根据该法案,从2018年10月起的下一财政年度中,美国国防总开支达7163亿美元,该法案还附带有强化对外资审查的内容,专家认为,美国新版国防法案中

特朗普签署了一份美国国防法案,根据该法案,从2018年10月起的下一财政年度中,美国国防总开支达7163亿美元,该法案还附带有强化对外资审查的内容,专家认为,美国新版国防法案中包含的外资审查内容,可能使得中国投资被“污名化”,不仅影响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更不利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妥善解决。

图片来源:摄图网

导读

限制外国投资法案本是专案,但共和党认为以专案方式通过可能性小且耗时持久,相比之下,与国防授权法案进行捆绑以后通过率很高,总统否决的概率很低。而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法案的通过引发外界对双方经贸关系走向的进一步忧虑。

逾7000亿美元国防法案正式生效,成为美国国会20年来最神速的一次通关。

当地时间8月13日,特朗普在纽约州一处军事基地签署了由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军费总额达7163亿美元。相比军事议题,外界还注意到,这一法案夹带私货,包括了旨在强化对外国投资审查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

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特朗普政府此举引发外界对中美经贸关系走向的进一步忧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家看来,美国新版国防法案中包含的外资审查内容,可能使得中国投资被污名化,不仅影响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更不利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妥善解决。

国防法案含多项涉华消极条款

根据上述国防法案,从2018年10月起的下一财政年度中,美国国防总开支达7163亿美元,其中6169亿美元为国防部基本开支,219亿美元用于核武器项目,690亿美元用于海外作战行动。预算方案显示,美军还将扩员15600人,并为服役人员平均涨薪2.6%,军备上,将采购13艘军舰、77架F-35战斗机等。

在签署仪式上,特朗普将法案称为美国现代军队历史上最重大的一笔投资。特朗普称,法案生效后,美国军队将可以招募新兵,淘汰老旧坦克、飞机、军舰等设备,更换更为先进的设备。特朗普称:希望我们能足够强大,以至于不需要用到这些(武器)。

引人注目的是,这一国防法案中包含要求制定全政府对华战略、就加强台军战备提交评估和计划等涉华消极条款。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8月14日表示,中方已多次就此表明立场并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中方对美方不顾中方坚决反对,执意通过并签署含有涉华消极内容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表示强烈不满。

陆慷称,中方敦促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理念,正确客观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不得实施有关涉华消极条款,以免给中美关系和两国重要领域合作造成损害。

泛安全提法污名化中企

除了军事问题本身,外界注意到,上述国防法案夹带私货,包含了旨在强化对外国投资审查的FIRRMA法案。事实上,经贸关系一直被视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在中美贸易争端僵持不下、双边经贸关系面临风险的大背景下,美国强化外资审查被指来者不善。

据记者梳理,FIRRMA法案明显强化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审查外国投资的权力,包括中资在内的外国在美投资将面临更为严格的安全审查。根据法案内容,CFIUS的管辖范围明确扩大,涵盖在军事基地和其他国家安全设施附近的合资企业、少数股权投资和房地产交易等。

同时,法案扩展了关键技术的定义,以便包括新兴技术,具体将通过美国商务部﹑国防部﹑国务院及其他联邦机构之间的新程序确定。关键技术是指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或必不可少的技术、组件或技术项目等。

该法案还要求,美国财政部每两年须提交一份关于中资在美收购情况的报告,国防部每年提交关于中国的年度报告,并对中国在美国敏感行业的经济行为等活动进行战略评估等。

针对美国这一最新的外资审查改革,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8月14日应询发表谈话表示,已注意到美国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已作为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一部分由特朗普总统签署成法。中方将对法案内容进行全面评估,并将密切跟踪法案实施过程中对中国企业产生的影响。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称,当前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跨国投资方兴未艾。中美企业在深化投资合作方面有强烈的意愿,巨大的潜力。两国政府应顺应企业呼声,提供良好的环境和稳定的预期。美方应客观、公正对待中国投资者,避免国家安全审查成为中美企业开展投资合作的障碍。

对于国防法案中夹带针对外资的法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这个法案本来是个专案,但共和党认为以专案的方式通过的可能性小且耗时持久,相比之下,与国防授权法案进行捆绑以后通过率是很高的,总统否决的概率很低。事实上,这个法案在国会进行了很多博弈。

刁大明表示,国防战略报告里谈到的所谓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的提法,实际上是把中美经贸关系中的很多问题安全化了,认为影响了美国的安全,基本上对中国企业或者中国相关经贸政策进行了污名化,这种态势走下去可能会导致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深化,增加了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的难度。

特朗普政府3月份宣布对中国进行301调查的同时,要求财政部在两个月内对中国投资门槛进行限制和强化,现在来看法案通过后这只靴子也已落地。刁大明对此表示:未来中美经贸摩擦更加复杂化,需要讨价还价的领域更多,谈判难度也会加剧,可能并不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消息,但无论如何这种做法完全是美方的无端要求造成的。

或加剧中美贸易摩擦

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者,也是外国直接投资的最大受益者,但近年来在保护国家安全与拥抱开放市场之间的调整,令美国加强了对经济中具战略性意义的外国投资限制。这一趋势,在特朗普上台后愈演愈烈。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向CFIUS提交申请的公司交易数量稳步上升,从2009年的65家增加到2017年的240家,大约40%的申请受到了审查。

过去两年来,在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影响下,审查越来越严格,已经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产生了负面影响。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2018年第一季度美国外商直接投资数量跌落至513亿美元,而2016年同期该数字为1465亿美元,2017年则为897亿美元。

中国对美投资更是出现暴跌。美国咨询机构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前5个月,中国对美国展开的并购和绿地投资等直接投资金额仅18亿美元,与2017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超过90%,为过去七年来最低水平。

美国政治法律学者张军律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FIRRMA法案的出台,对改善中资企业在美国的投资环境毫无帮助,恰恰相反,是在整体趋冷的中美经贸关系中,又泼了一盆冷水。更多中资企业,尤其是有国资背景的中资企业,在美国投资或扩大生产又被添了一重障碍,甚至可能产生一种寒蝉效应,导致更多企业采取观望的态度。

张军表示,对于已经在美国投资的企业,暂时还没看到什么影响,但潜在的忧虑是有的。因为CFIUS覆盖的范围本来就很广,除了项目开始的时候,投资进行时,甚至投资完成以后,委员会都可以介入进行调查,甚至有权宣布终止,要求整改等权力都有。新版本法案在这些领域也会进一步强化,对于已经在美投资企业有潜在影响,但具体还要观察。

此举可能加剧中美贸易摩擦,对于后续发展,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商务部经贸政策咨询委员会对外贸易专家屠新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很难有明显的突破。随着美国中期选举在九、十月份进入白热化,面临国内众多压力的特朗普可能会根据选情适时调整,所以中期选举会是一个好的观察时点。

对于中资企业如何维护自身利益,张军认为,中资企业可以通过适当的渠道来表达自身的声音。你发出的声音越多,听到你诉求的机会就越多,无论是之前三一重工的案件,还是日本的丰田汽车,在美国遇到困难的时候,也会通过各种各样的公关活动,参加各种各样的听证会,至少是让美国媒体和美国民众知道,任何故事它可能都有正反两面。张军说,在健康的中美经贸关系中,美国人能够买到非常物美价廉的物品,对美国民众来讲也是有益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向秀芳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4-07 12:05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